凜冬將至,聽音樂搬多肉


本文為Tan在RouRou.Ltd的投稿,如轉載請註明作者和出處。

坐標:浙江湖州

很迷戀用鉛筆在略微粗糙的紙上寫字的感覺,微澀之下有「沙沙」之聲,如一個舞者滑步前行,又如幼年時看外婆養蠶時餵下桑葉,靜聽時的一片「沙沙」春蠶食葉之聲,靜謐而又清香。所以剛剛隨手在紙上寫了下歌名《Before the winter》就忍不住一直寫下去了。

手稿✍。隨手寫的也曬曬。

手稿

《Before the winter》,這是芬蘭startovarius樂隊的一首歌,上次在網上跟人分享,發過去後,對方回過來四個字「凜冬將至」,「Before the summer turns to winter….」,傷感而執著。其實我第一次聽Startovarius的歌,聽的是那首《Fever》,像暗夜裡孤獨的吟唱,主唱的聲音裡也有微微的磨砂感,齊豫翻唱過這首,少了些許悲傷,多了幾分空靈。

小雪已過,凜冬將至。凜冬將至四個字,看過美劇《權力的遊戲》的人大概都會想起那句台詞:「Winter is coming」。肉肉又要熬著過寒冬了,屬於它們的秋天總是太短暫,簡直是稍縱即逝,那麼匆匆。

木心說:「從前的日色變得慢

車,馬,郵件都慢

一生只夠愛一個人

從前的鎖也好看

鑰匙精美有樣子

你鎖了 人家就懂了」

而當下,這一切都成了傳說。以前走幾日才能送到的信件,現在彈指一點就發送,秒看,這個習慣速食的時代,人心也變得急躁,再找不到那份等待裡的悠然從容或者牽念忐忑,也沒有了拆信件時的欣喜。靜下心來,一回首竟是歸去來兮,田園將蕪。現實之下,內心早已荒蕪一片。能在這樣的午後,戴著耳機邊聽音樂邊整理多肉,難得的慢時光,便已算是享受。

陸續把一些大盆的先搬到陽台。

肉肉的盆越換越大,占的地方越來越多,搬著越來越重,所謂甜蜜的負擔,大概就是如此。不過心甘、情也願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這盆主角本應是賣家送的多肉,放了幾個月沒種,春天隨便裝了點廢土種上,入秋邊上卻長出來幾支幸運草(酢 漿草),迎風楚楚的樣子,捨不得拔除,每每看到就想起那首純音樂《人間四月天》,緩緩的腳步,徘徊著,正是春天的模樣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葉片剛染一抹紅的將軍閣,有點名不符實,一如腰枝纖柔的女子,隨著音樂翩翩起舞,這將軍大概是花木蘭,舞的是《十面埋伏》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紅寶石和黃麗,八月誤澆大水,葉子幾乎全部化水掉落,以為又要仙去,幸好一直露養著生命力強大,也算歷劫之後身未死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桃蛋和桃美人,桃蛋度夏後恢復中,不容易,過了兩個夏天了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有個奢侈精緻的名字:香奈兒,揚起臉卻是歷夏後的糙樣子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藍絲絨。還沒有到最好狀態,莫名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去年播種的,不知道什麼名字,自帶仙氣,經世而不染纖塵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因地卡,脫去夏日綠紗穿上了紅裝,紅得很正,很簡單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天賜。曾經的八爪魚,長成了青蔥歲月。我愛你如今樣子,因為我知道你曾經的滄桑,多少事,欲說還休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一干小萌物,好乖(新學的詞)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醉美人、湯姆漫畫。去年出過果凍色,今年能否依舊?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張學友:「我會送你紅色玫瑰。。。」

可愛玫瑰:「我不紅,我就這個顏色!」

哈哈哈哈。。。仰天大笑出門去,我輩豈是蓬蒿人!對!我是個養多肉的人。。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琉璃晃。

愛你的笑,你是這世間的獨一無二,春風十里,不如你,那麼暖。

你笑,這世界便永遠不會有冬天。

冬天搬進屋前的多肉

一邊搬花,一邊聽音樂,然後怡然自得,自言自語般說下這些,天馬行空,真自在。

相信嗎?剛剛耳機裡播過一首《秋止符》,谷村新司作詞演繹的歌,「再次翻開珍藏的信箋, 秀美的字跡躍入眼簾,彷彿看見你握筆的左手, 輕靈舞動。。。」

凜冬將至,秋止也。

評論 0

  • 暱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